王熙鳳太虛幻境判詞破譯

  • A+
所屬分類:紅樓解讀

王熙鳳太虛幻境判詞破譯

紅樓夢中太虛幻境薄命司的冊子上給王熙鳳的判詞有“一從二令三人木”之句,脂本此處還有“拆字法”三字批語。怎樣破譯?

說者各異,真是五花八門,異彩紛呈。筆者不想旁征博引,太掉書袋,因為那不一定是實事求是作學問的方法。最好還是從雪芹那里找一些方法吧。先看一下,判詞第一句“凡鳥偏從末世來”,不用引經據典,稍有文字知識者一看就能知道,“凡鳥”兩字就是王熙風的那個“鳳”(繁體)拆開而成的。這已是大家公認的耶么,我們對第三句判詞“一從二令三人木”用同樣簡明的方法來解一下。

“從”字的繁寫法是光寫一個雙立人(彳),不管是立,是臥,反正雙就是兩個;這就先有兩個人了。再在右邊的上半邊,橫著并排字上兩個“人”字,這又是兩個人了。然后在這兩個“人”字的下邊寫一個“卜”字,也可算是一個“人”字的變體,這就又是一個人。

最后,下邊還要寫上一個“人”字,只是撇要短一些,捺要長一些。這又是一個人了。前后共是六個人。六個人?真不得了 !賈璉的妻、妾、外遇,見于書中記載者共有鳳姐、尤二姐、平兒、秋桐、多姑娘(燈姑娘)、鮑二家的等六個人。就是因外遇太多才引起璉風夫妻關系日見冷淡。而“二令”兩字恰好就是拆開了的“冷”字。最后,也就是第三,“人木”兩字,合起來就是一個“休”字。原來,中國古時沒有離婚這個概念,只有休妻、出婦之說。妻子犯了“七出”之一,丈夫就可以寫一紙休書,打上手模足印,把妻子休回娘家。雙方即可另行婚嫁。

賈璉尋一個原因休了鳳姐,就沒有妻子了。這時把平兒扶了正,鳳姐娘家已被抄,留在賈家,只能是婢家身分,鳳平兩人就初步挨了一個過兒。沒有這一換,身為璉二奶奶的鳳姐怎能降尊行貴,執帚掃雪,演出“掃雪拾玉”那一幕?后來,兩府抄家,她是賈璉之妾,本有應得之罪;平兒已是賈璉之妻,當然應該受審,鳳姐之事她又都知道,也不會露出破綻,結果還是代受懲罰。鳳姐則以婢妾身分受了平兒應受的懲處。兩人的終身命運過時也又換了一個過兒。 應了從前大奶奶李紈的那句話了。

判詞第四句“哭向金陵事更哀”,極可能是鳳姐受到懲罰后,就走到她的那個更為悲哀的道路上去了。過去終日算計別人的,如今被命運所算計,沒法抗拒,只有一步一步的蹭到絕路的盡頭。“機關算盡太聰明,反算了卿卿性命!”

發表評論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