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黛玉的真命天子原來不是寶玉,竟是他…

  • A+
所屬分類:紅樓解讀

01

讀《紅樓夢》的人大概都會對這個情節記憶猶新:

林黛玉從蘇州葬父歸來,寶玉忙不迭把前兩天北靜王水溶贈的鹡鸰香串拿出來“珍重”送她,可是林黛玉卻擲而不?。?/p>

“什么臭男人拿過的!我不要他?!?/p>

這個節點其實是一個起點,黛玉情路的起承轉合就此啟動。

轉贈這樣的事寶玉干了不止一回。

二十八回,他和蔣玉菡相見恨晚,可是一轉身,就把蔣玉菡贈他的汗巾子轉贈給了襲人,襲人后來的結局是跟了蔣玉菡。

曹雪芹既然會安排寶玉用一條汗巾子把蔣玉菡同襲人聯系起來,那么讓寶玉把水溶的一串珠子轉贈黛玉絕非偶然。

水溶在第十四回出鏡,只有幾分鐘卻驚艷絕倫:“頭上戴著潔白簪纓銀翅王帽,穿著江牙海水五爪坐龍白蟒袍,系著碧玉紅鞓帶,面如美玉,目似明星,真好秀麗人物?!?/p>

氣度不凡,言辭高妙,給了寶玉一串御賜珠子做見面禮。

在《紅樓夢》里,但凡肯舍點筆墨描寫外貌衣著的人物都不是凡品,水溶這么“bling bling”的人,怎么可能只是個打醬油的?

這本書丟了后四十回,許多精彩的故事被截掉了尾巴,高鶚狗尾續貂,終歸不像,把水溶給寫丟了。

曹雪芹用心良苦,從轉贈串珠開始,已在把故事一點一點慢慢堆織。

針對林黛玉不收串珠,脂硯齋在后面批道:“略一點黛玉性情,趕忙收住,正留為后文地步?!?/p>

思維縝密處處伏筆的老曹,從不寫廢話,每一個人的出場每一句話的道出都不會無緣無故,空穴來風。

關于水溶,曹雪芹一定會濃墨重彩地寫。

02

寶玉夢游太虛幻境時,一曲《枉凝眉》早已將黛玉的婚戀大概交代清楚了。

曹雪芹用11首判詞、12支曲子對金陵十二釵的命運一一作了概述。

其中,釵黛合用一首判詞,但與之對應的曲子順序紋絲不亂。

釵黛判詞第一句“可嘆停機德”指德行出眾的寶釵,第一首曲子《終身誤》描述的正是寶釵嫁給寶玉,陷入貌合神離的婚姻;

判詞第二句“堪憐詠絮才”指黛玉,而對應的第二首曲子《枉凝眉》便是黛玉婚戀正傳:

“一個是閬苑仙葩,一個是美玉無瑕。若說沒奇緣,今生偏又遇著他;若說有奇緣,如何心事終虛化?一個枉自嗟呀,一個空勞牽掛。一個是水中月,一個是鏡中花。想眼中能有多少淚珠兒,怎經得秋流到冬盡,春流到夏!”

彌漫著悲苦之氣。

這首曲子吟唱的正是神瑛侍者和絳珠草的前世今生。

前生,絳珠草受神瑛侍者灌溉之恩,后來修成女體人形,為了報恩,她說:我受了人家甘露之恩,可我并無此水可還。

weinxin
微信公眾號
更多精彩請關注公眾號

發表評論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

評論審核已啟用。您的評論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后才能被顯示。